一万小时法则根本不是个法则

葛拉威尔谈到成为某领域佼佼者的必要条件时,提出了耸动的「一万小时法则」。根据这个法则,想要在多数领域中成为专家,必须花一万个小时练习。我们的确在研究报告中提到,顶尖小提琴家20岁前花在独自练习的平均时数为一万小时。

葛拉威尔自己估计,披头四乐团于1960年年代初期在德国汉堡演出时花了约一万个小时练习,比尔‧盖兹也投注了约一万个小时写程式,发展出的技能才得以建立微软,拓展企业葛拉威尔建议,这基本上适用于任何领域:不下功夫练习一万小时,就无法成为专家。

这个法则非常吸引人,而且很好记,如果那些小提琴家20岁前投入的练习时间是一万一千小时,就不那么朗朗上口了。此外,这个说法也满足了人对于简单因果关系的偏好:在任何事物上只要花一万个小时练习,便能成为高手。

可惜,这个法则有诸多错误(其中倒是有一项正确的论述十分重要,稍后会说明),却是现在许多人对练习成效的唯一了解。

首先,一万小时法则毫不特别,也不具任何魔力。葛拉威尔大可提出顶尖小提琴学生到18岁时平均投入的练习时数,也就是约7400小时,结果却决定采用他们到20岁时累积的练习时数,就因为那是个漂亮的整数。无论采用哪个数字,那些学生当时的程度绝对不到小提琴大师等级,虽然表现优异,前途看好,的确很可能在该领域出人头地,但参与我们的研究时,他们还有漫漫长路要走。赢得国际钢琴竞赛的钢琴家大约都得熬到30岁才有此成就,那时的他们大概都已投入2万到2万5千个小时练习,一万小时等于才走到半路。

而练习时数也因领域不同有所差异。史提夫‧法隆才花了200个小时练习,就成为记忆长串数字的世界第一人。虽然我不清楚现今最顶尖的数字记忆专家在成为世界第一之前究竟投资了多少时间,但应该远低于一万小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